首页 >  校园豪门

舞勺临街知髫年大结局在线小说无删减(单瑶小说)

单瑶 小宇文学 2020-06-12 09:47:49
  • 舞勺临街知髫年全文合集版免费阅读-舞勺临街知髫年(单瑶)全本完本版全部章节合集版阅读

    单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宇文学舞勺临街知髫年完本免费全文阅读小说专栏

    点击在线阅读>>

小宇推荐一部2020火爆小说舞勺临街知髫年,这部小说的主题正是单瑶,全文思路清晰,情节动人,小说描述了单瑶之间的缠绵故事:秋天应该是凉爽的,风儿吹过的时候额前的刘海也会随着飘动,额前便会有轻轻的痒,轻柔温和,如果秋是一个女孩子的话那她应该是很温柔并不会张扬的一位大姐姐。家人还在搬弄...

单瑶小说舞勺临街知髫年全文免费阅读:

zjtechexpo.cn 单瑶小说资源————舞勺临街知髫年免费全文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苔茵展所著,讲述了少年时与小伙伴一起玩闹偶然经过她家门前冲撞了刚巧出门的她,彼时端着沉稳实则稚气十足的应答让他眼前一亮

单瑶内容介绍

秋天应该是凉爽的,风儿吹过的时候额前的刘海也会随着飘动,额前便会有轻轻的痒,轻柔温和,如果秋是一个女孩子的话那她应该是很温柔并不会张扬的一位大姐姐。

家人还在搬弄行李,原本听说别人家要搬家时我听着那轻描淡写的讲述总以为有几辆马车就可以不用发愁了,只需要想着新家旧家的距离考虑日程就可以了,没想到我家搬家却是用了差不多半个月的时间,还仅仅只是搬运行李,虽然这里与十里堡之间听说是有些距离,可我直到今天才动身还是让我对“搬家”这两个字有了新的认识。

我之前应该是有***名的,我知道附近好多人的***名,这在念奴娇应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可打我记事以来,父亲母亲只唤我“单瑶”,这便是我的名字,我今年七岁。

哥哥最近仍在研习成语,昨天他过来看我练字,感叹了两句,大抵是说“还是你最有闲情逸致”,说完回到自己屋里像捧着宝贝一般抱过来一些书法,我看着有点像前几日来家中拜访的王老先生的墨宝,翻开一看,头两幅写的是锲而不舍和心旷神怡,说得还真是我哥。

刚才看到哥哥轿子中整齐摆放着很多讲解成语的书籍压得车前的马走着都有些费力气真是有些哭笑不得,明明可以将那些书与家中其他书籍一道运走等到了十里堡再挑拣出来就好了偏偏劳累倍感无奈的马,哥还真是离不了心中念想。

还好走在前面的不是我哥的轿子,要不然也许到达十里堡得等到猴年马月。

母亲与我同乘,看我一路上总探出头去东看西看,笑着说我不懂得学着端庄一点,端庄是说端端正正坐在轿中保持神情庄重吧,我之前都没怎么出家门玩耍,第一次见见墙外面的景致免不了看什么都觉得有趣,借此大饱眼福总是无可厚非的,这么想着我坐好之后只不时拨开窗掩望望,母亲却又在笑我。

哥哥往日念叨的不明所以也许说的就是我现在的感想。

刚经过一处驿站,父亲说距离十里堡只剩下两个时辰的车程,让我们早做准备,我随身带的物什不多,母亲也没有带多少,连续不停的前行让旅途渐渐变得少了趣味,我一路上睡着好几次,这次没走多久又开始昏昏欲睡,母亲抓着我的肩膀一下把我摇醒,说到了十里堡有父亲与她的昔日好友相迎,让我注意注意分寸,好吧,母亲也许是在生气。

看情势迎接我们的人与家中的长辈们渊源颇深,问了母亲一句,母亲便开始讲……

听了半天就是一个字“友”:姥爷与爷爷当年是朋友,母亲与父亲曾经是书友,十里堡袁家的长辈与爷爷是棋友,奶奶与外婆是同乡,外婆和袁家的老太太是表姐妹,十分亲近,母亲与袁家家长是表兄妹,平日多有来往只是我不知道,父亲与袁家主母是堂兄妹。虽然从辈分上讲父亲母亲与袁家的那两位长辈是同一辈的,但其实都是算远亲。这样的亲缘关系真复杂,听得我其实有点云里雾里,理了半天才理清楚。

然后母亲说,到了那里要多多注意言行,不要给长辈们留下没大没小肆意妄行的印象,说不定我表哥也会在。看来母亲对我基本是没什么要求,这真让我高兴,感觉在轿中坐着前行也没之前那么累了呢。至于我的表哥,现在想想这样讲的话我的表哥真的是挺多的,两家不远不近,中间又有那么多长辈,想来表哥应该是不会少的,应付表哥还不如多跟着我哥,他怎么做我也怎么做,这样就不会有错啦。

所以我哥平日要做的事才会那么多,父亲对着他总是会严肃一点,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不愿意再跟在他后面看父亲平白无故多出的严肃,有点害怕。有时候我会想,如果我是走在前面挡风挡雨的那个人我哥哥会不会觉得很欣慰呢?

十里堡比念奴娇离京城更近,新的家门看着比之前的大了许多,门前多了石头做的像是动物一样的石头,门牌上的“单府”两个字也比之前大了,大门用的木看着也比之前所用的贵一些,这个地方还真是很不错。

跟在母亲后面从轿子上下来后,与诸位在场的长辈一一问好,长辈们都说我知书达理谈吐不俗,这几个字讲的应该是两个成语,应该是在夸我,这次我可是很努力地在回应长辈们的询问呢。趁机多走几步移到我哥旁边,听到有人夸他是少年英才,心中生出很大的疑问,怎么夸我和夸他讲的好像不是一样呢?也许等我再长几岁也会变成少年英才。

细听发现哥哥讲话声音都没往日高了,音调也听着缓和了很多,想到我刚刚讲话一如往日,瞬间觉得可能是做错了什么,可长辈们依然在夸奖我,也许这个问题是无足轻重的。

感觉这与跟在母亲身后很是不同,现学现卖真是简单。

父亲领着一位与哥差不多大小的男孩子到我们面前,从刚才起就一直见父亲是笑着的,看来他今天心情很不错,这么多亲友专程过来欢迎我们迁到新居,大家看着都是满满的笑容。那个男孩看着有些不善,父亲离开后我哥与他高高兴兴讲了半天,问了好几句他只回答了三句,每句还只有寥寥数字,知道我的名字后定定地看了我好几眼,真是不懂礼貌。

我与我哥简直是在自讨没趣。我哥说他也是哥哥,可能第一次见面比较生分,我说他简直有点奇怪。

这段记忆在这之后尘封了很久,很多年以后嬉笑着与这位奇怪的人回忆往事时才知道原来很多事情不经意间发生却又像是命中注定,比如在这之后的我与他之间所历经的种种。

很明显我哥也是让他打击了,与他告别后牵着我回到父亲母亲身边。

想要避开的事却总是能找得到你,比如现在,站在爹娘身边的刚刚好是袁家二老,刚才那小子的父母,不不不,应该说是刚才那位奇怪的兄长的父母,我好像心里讲的是我哥心里想的话,看我们兄妹多有默契,爹娘都不见得能比得过我们。

这四位长辈聊得十分投契哦,欢欢喜喜的样子,母亲一见我就走过来牵着我到跟前,我又牵着我哥,所以就都站在一起了,这样子走路并不自然,我在前面哥在后面。

我刚说了句姑母好姑母就亲切地过来抱我,直说“几年不见小瑶长得更高了,小孩子就是长得快”,摸摸我的头,递给我好几个旁边桌上的糖果,父母在旁一直笑,哥也在笑,他大约是看我太傻。

按理说姑父又是舅,开头喊了“姑母”这之后该怎么称呼呢,母亲也许是感觉到了我的不安与无措,开口说“兄长你看着阿瑶可还亲近?”原来是见过我的。

那位舅舅笑着说“阿瑶今天很是不错,日后她在左邻右舍人缘应该会很好,你们刚搬过来诸事不熟没事的话可以到我家多多走动,徒窦也一直念叨着他的妹妹想见见呢”

父亲笑说刚刚才见过。

原来他叫徒窦,袁家,袁徒窦,听着好像是在说圆土豆哦,好吧,这样子讲他的名字并不好。

总之,气氛是很不错的。

送走亲友吃过晚膳,我回到自己的房间,正式一点讲应该说是闺房,对这里的宽敞已经不觉得需要有太多欣喜,还不是我的家中的我的住处吗?身旁的大丫头们,也可以叫姐姐,也比之前在念奴娇时多了好几个。小米、小面、小薯、小声张罗着给屋子里添棉被、盛热水、摆墨宝、修花草,窗边有风走过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这才像是我住的地方嘛。其他那几个新来的我先送到母亲那边去了,突如其来的相处打扰了我宁静安逸的小日常可就没那么好了。

我哥说我数家中最有闲情逸致的,唉,刚搬来新地方还不能让我先适应适应?

夜幕降临的时候,我躺在摇椅上身披小棉被闭目浅眠,回想这一天,这一月,zjtechexpo.cn这一年,这几年发生的事,突然醒过来悟到:我好像一直在我哥身边跟前跟后,有什么事都想着要把我哥拽到旁边一起思考,除了家中这些丫头婆子阿姨伙计以及爹娘与哥我好像没有与谁来往的比较多了。这座宅子像个小圈,我其实是被圈住了。

七岁时的我想事情竟然这么有深度。有时候发现小时候悟到的道理越长大反而越悟不出来了,也不能说是忘记,或者是真的忘了,再经历其他的别的事也许才又能回到当初的起点。一段时间有时也是个圈,把你我圈住了。

如果后来的我遇见幼时的我,必然会惊叹那个小少年的明敏聪慧。那时也许还不能很好地予以表达,这需要磨练,磨练过后如果忘记主题就应该大声笑笑了。

十里堡比念奴娇大,此“单府”也“长大”了许多,父母亲友依旧往来,也许是换了些人,不过变化还是没特别大嘛,只见夜深时分我哥屋中依旧灯火通明,他在补足这几天落下的课业,聪明的人还真是刻苦上进,严格要求自己哦。我哥真是让我越看越欢喜。

本站推荐理由

舞勺临街知髫年在线资源全集免费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资源,免费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点击免费阅读舞勺临街知髫年全部章节!

单瑶小说仅代表舞勺临街知髫年作者观点,不代表小宇文学导读网立场。

欢迎访问小宇文学导读网

声明 | 小宇文学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